一份假委托书竟卖了爹爹的房子?

2018-06-26 06:03

  两个月前,吕爹爹位于武昌区涵三宫的一套180平方米房屋被王女士以80万元的价格出售,虽然他曾因借款向王女士开具过一份委托书,授其出售房屋代收房款等,但房屋过户时这份委托书已经过期近20天。

  房产部门所存档案显示,王女士过户所持委托书与吕爹爹提供的那份一模一样,只是日期延长了足足1年。“这绝对是伪造的。”吕爹爹说。

  据吕爹爹介绍,他们家去年因经济问题与他人闹上法庭。去年5月初,吕家初审被判赔偿对方47万元,便找熟人王女士借钱准备支付这笔赔偿。

  为了让王女士放心,去年5月2日,吕家与王女士在公证处进行了委托公证,授予王女士在1年委托期内出售房屋代收售房款等权限,此举相当于将房屋抵押给她。

  去年10月,经市中院调解,吕爹爹与原告达成协议,赔偿对方23万元。10月30日,王女士通过自己的账号,将这23万汇给了赔偿一方,并与吕爹爹拟好字据,约定在房屋解封后半年内还清欠款。

  今年5月初,吕爹爹得知中院并未收到汇款证明,名下房屋暂未解封时,又补充了相关材料,办案承诺说半个月内就会解封。

  6月初,吕爹爹接到以前的街坊电话,对方说他们家有陌生人出入,问他是否卖了房子。吕爹爹赶紧跟儿子来到房管局查询,发现王女士已经于5月21日将房子过户给了许某。

  “委托期到今年5月2日就结束了,她是怎么卖的房子呢?”带着满腹疑问,吕爹爹父子调取了房屋过户档案,发现里面的委托书有效期变成了两年,这份委托书又从何而来呢?

  吕爹爹在房管局档案室复印了那份委托书。吕爹爹说,自己曾答应委托书到期后重新公证一份,但因妻子在深圳养病无法动身,因此一直没有落实。按理,只要有一人不在场,委托书就无法公证,因此这份两年期的委托书肯定是假的。

  记者查看了两份委托书后发现,除了委托日期存在差异,其余细节均一致,甚至连合同编号都一模一样。